主页 > 联系我们 >

社会主义市场精神影响并决定着企业家精神

时间:2019-05-13 09:53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翻开“市场精神”的认识史,经济学家和哲学家都有过相关论述。18世纪苏格兰启蒙运动最先发起有关现代市场精神问题的讨论。英国的工业革命催动了欧洲现代性发育和发展,苏格兰启蒙运动代表人物亚当·弗格森认为,新商业社会的文明市场,要摒弃野蛮愚昧人性状态,必须重视民族精神和商业艺术的进步。亚当·斯密把“交往、物品交换和交易”的倾向与“思考和言语”的天赋联系在一起,把市场交换看作是某种形式的思想的交流沟通。他在《道德情操论》中天才地预设并论述了市场交换与道德情操的关系,从利己与利他相契合的人性角度,论述经济人与道德人相统一的市场精神伦理原则。可以说,这是一部有关“市场精神”道德版的学术力作。
19世纪黑格尔在《法哲学原理》中,深刻地揭示了市民社会与国家关系的矛盾原理,指出市场的利己主义行为,需要利他主义精神的提升,尤其是国家普遍主义精神的整合,市场应当体现历史特殊性(人的欲望、自利本能)与历史普遍性(民族精神、国家精神、历史理性)的相互统一。
马克思深刻改造了黑格尔上述思辨哲学命题,指出:不是国家决定市民社会,而是市民社会决定国家,要实现普遍经济正义的国家精神,必须建立公有制为基础的经济制度形式。马克斯·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富有意义地提出了市场精神范畴联想,同时也阐发了现代市场的文化动力学思想。
当下市场精神按不同社会制度来辨识,主要有资本主义市场精神与社会主义市场精神,两者有着本质区别。资本主义的市场构成,是以个人为分析单位,如亚当·斯密所说,在自由放任的市场中,每个人追求利益最大化,在看不见的手牵引下商业社会自然达到丰裕。资本主义的市场精神有三个观察点:一是追求原子式个人主义自利精神,从某种意义上说,近代以来的整个西方主流经济学史,都可以被看作是经济个人主义理论的延伸和拓展。二是追求“零和”至上的精神。市场竞争具有达尔文进化论的天则,弱肉强食,强者必霸。零和排除分享、共享、他享的存在,主张竞争应是双方斗智斗勇的过程,占有成果是不可违背的公理,至于靠同情与怜悯的成果享用,那是非竞争规则的慈善事业。三是追求资本利益最大化实现的意志。社会制度和经济运行模式虽然作为范畴定义两者不可等同,但两者在现实社会中关系甚密。在资本主义社会,它本质地反映在权力与资本的关系互渗中。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决定了资本是社会的轴心,也是权力的根本。资本的利益集团是社会的主体,多党派选举的背后是资本利益的角逐,追求资本利益最大化的实现是资本主义市场精神内在的、本质的规定。
社会主义市场精神则提倡每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彰显公平公正原则,最优化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需要。因此,社会主义市场精神也有三个观察点:一个是追求全球经济正义的原则,私有制国家政治制度决定了相应市场规则的阶级属性,在“让富人更富”的市场规则里,广大人民群众没有经济正义可言。社会主义努力用一种新型的政治正义原则——人民性,来整合并调节经济正义的实现。在参与人类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的积极构建中,秉持全球经济正义的原则,在极度经济理性化和资本私有化的世界里,通过以社会主义先进的制度创新为示范,探索并践行一种超越以资本为轴心的国家制度的新制度形式,用政治理性的制度创新,矫正全球经济非正义倾向,变少数富人经济学为人民大众经济学。经济正义意味着实质正义、过程正义、程序正义、分配正义、结果正义。二是追求历史进步的尺度。把是否有利于科学精神的弘扬、是否有利于促进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发展、是否有利于全社会利他主义精神的弘扬作为考量坐标。三是追求经济利益最优化实现的目标,即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人的全面发展相平衡。
市场精神与企业家精神有着内生关系。特定的市场精神影响并决定着企业家心性、德性和知性的构成。追求真、善、美的市场精神,有助于企业家精神构成的政治站位、思维格局以及利他主义偏好的坐标定位。应当说,最能够起到对市场推动作用的是企业家,因而市场精神在相当程度上是一个国家、民族的企业家最直观的精神范式的表达。当代中国企业家精神,充分体现了一种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融会中国先哲思想之精粹与人类优秀文明成果之优长的哲学境界,它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儒商精神,而是一种具有很强当代性的社会主义市场文化,是具有特殊性、个别性、民族性的文化符号,它既是民族的,更是世界的。既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基因,又有当下中国各种优秀文化(包括对国外优秀文化的吸纳)的主体建构。传统向现实转换是儒商精神实现当代生命力的关键。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市场精神的基本内涵与特点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