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行业新闻 >

动力不足之困境难改变

时间:2019-04-02 10:04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经济实力包括两部分,一个是国家的国土和自然资源、基础设施和机械设备等物质资本存量,人力资本总量和社会资本;另一部分是产出能力,一般用GDP衡量。形象地讲,GDP大约相当于一个家庭当年的现金流,经济实力则包括不动产在内的家庭总资产、劳动人口和当年的现金流。另外,GDP虽然用货币计价,但关键还是看物质内涵。俄罗斯2013年GDP总量大约有2.3万亿美元,到了2016年却只有1.28万亿美元,并不是因为生产的商品和劳务少了45%,而是因为卢布汇率贬值。对于绝大多数老百姓来说,挣卢布花卢布,国内物价稳定,外部汇率并不重要。
 
    俄罗斯经济在1999年开始步入增长轨道,此后经历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和2015年的经济危机,在大多数年份里,国际市场能源价格不断走高是俄罗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因此,俄罗斯原先的财政部长也就是现在的审计局局长曾在2014年指出,俄罗斯的经济增长是“输入型增长”。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俄罗斯经济患上了资源丰裕国家都有的富贵病——“荷兰病”,但俄罗斯人不这么认为。在他们眼中,俄罗斯是大国,国民经济体系完整,能源原材料部门提供的基本动力,是比较优势也是竞争优势。同时,俄罗斯政府也认识到,经济增长过度依赖能源原材料部门是不可持续的,而结构调整不可缺少。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该国政府提出了创新发展战略,就是要进行经济结构转型。当时,俄乌关系恶化,乌克兰不再向俄罗斯提供火箭发动机、大型船用燃气轮机等产品,影响了俄罗斯的军工生产和国家安全。但是这个国家真正下决心进行经济结构改革,还是在2015年。此时,俄罗斯已经认识到,高油价已无法推动经济增长,可油价下跌却能引发经济危机。
 
    2月7日的数据变脸,的确令世人惊诧。
 
    根据俄官方解释,2.3%的GDP增长率是基于建筑、采矿、出口、贸易批发零售、运输及保险服务几个部门的高增长率,以及一些大型项目如北极亚马尔天然气田等的产出,这些投资之前已经计入2017年的GDP;这次,俄罗斯国家统计局把它调整为2018年的产出。毫无疑问,此番统计逻辑已不似从前,基于逐月、分部门的增加值加总计算,而是以上述几个较快增长部门在经济中的地位和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为基础进行计算。
 
    实际上,2019年1月24日公布的《2018年俄罗斯社会经济发展状况》报告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俄罗斯经济分别增长了1.3%、1.9%和1.5%,前9个月增长了1.6%;2018年下半年,由于养老金改革和增值税改革,加上10月份国际油价下跌,当时预计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速将进一步下滑。因此,2018年全年经济增长率不会超过1.6%。正因如此,在2018年12月召开的全民连线大型记者会上,俄罗斯总统普京强调,当前的经济增速不能保证未来重要的民生目标和社会经济目标的实现。而在2019年的新年祝福讲话中,普京再次强调,俄罗斯需要一次“突破性”转型。
 
    即便是2017-2018年的不足2%的增长,也是在2018年足球世界杯的效应下才取得的。为举办世界杯,俄罗斯政府和私人共投资超过1.2万亿卢布(1美元约65.74卢布)。投资刺激了经济增长,可惜效应是一次性的。2018年下半年开始,投资增速逐渐下降。全年看,2018年投资增速约为3%,预计2019年会进一步下降到1.5%。这意味着俄罗斯经济增长的一个发动机在逐渐熄火。
 
    俄罗斯经济还有一个发动机,即能源出口。在美国经济繁荣到顶、世界经济前景不确定、世界能源需求不旺盛的大背景下,页岩油供给大幅增加,新能源供给快速增长,俄罗斯的这个发动机注定是靠不住的。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