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行业新闻 >

面对西方列强的入侵和欺凌

时间:2019-04-23 09:03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近期,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主持召开国防部例行部务会议,重点讨论俄军文化机构未来发展问题。绍伊古表示,俄军将进一步扩大营区军官之家网络,使其数量由当前的86个增至130个,将至少30%的军官之家建成多功能业余文化中心,并开设创作室,组建兴趣俱乐部和各种活动小组。他还指出,要在上述文化机构基础上建立“青少年军”之家,为青少年创造力培养及开展体育活动提供现代化场所。
   现在大家都说中国人不太读书,社会上读书的空气很淡薄。难道中华民族一直不喜欢读书吗?不是的。恰恰相反,应该是很重视读书的,我们的四大发明中就有两件与书籍直接有关。但是古代中国人长期以来就有一个不好的倾向,把读书看作有功利目的的活动。这种倾向可能源于古代的科举制度。科举制度本身是一个有进步意义的制度设计,但是它有一个副产品,就是鼓励大家为了功名利禄而读书。
  这一点在北宋真宗皇帝亲自写的那首《励学篇》中表现得再明确不过了,其中有几句大家都很熟悉,“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有钱人家不用买土地,把书读好,粮食就出来了;“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豪宅也就出来了;下面两句更有意思,“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你是个穷小子,你还没有老婆,不用担心没有媒人来帮你介绍,只要把书读好,美女就从书里面出来了。
  孔子说过“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社会上层的价值判断像风一样,下层的价值判断像草一样。上层的风往哪边吹,下层的草就往哪边倒。所以,宋真宗在《励学篇》中说的那些话很快就深入人心。大家都相信只要把书读好,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就来了。
  到了清代,山东有一个老书生,叫蒲松龄,他写《聊斋志异》,其中有一篇叫“书痴”,主人公叫郎玉柱。故事是这样子的:郎玉柱是官宦子弟,他还在幼年的时候,他的父亲就亲笔把宋真宗的《励学篇》抄在一张纸上,贴在他书桌的右边,作为座右铭。他父亲去世以后,家道中落了,他也没有结婚,只是一天到晚读书。有一天,他打开一本《汉书》,翻到卷八,看到书里面夹着一个剪纸的美女。郎玉柱很喜欢,就把这个美女像恭恭敬敬地放在书桌上。几天以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个美女忽地坐起来了,还晃晃悠悠地飘到地上,很快就长得跟真人一般大小,一个活色生香的美女就出现了。美女还开口自我介绍:“妾,颜氏,小字如玉。”可见宋真宗说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已经深入民间,穷书生都相信这个东西。在这样的价值观诱导下的读书,不是我们今天所说的读书。
  为充实自己而读书
  那么我今天所讲的读书,是哪一类书呢?
  作为对比,我们来看外国的一个短篇小说。外国有三个作家,都被称为世界短篇小说之王。美国的欧·亨利,法国的莫泊桑,还有俄罗斯的契诃夫。我本人认为契诃夫是最好的。但是今天不讲我最喜欢的《第六病室》,不讲《草原》。讲什么呢,我介绍一篇契诃夫的短篇小说,叫做《打赌》。这篇小说跟读书有关系。
  《打赌》的内容是这样的:在沙皇时代,在彼得堡有一个沙龙。一天在沙龙里发生了争吵,有两个人谁也不同意对方的意见,最后就打起赌来了。争论的一方是一个银行家,他说读书是很枯燥的事情,天天读书那是受不了的。另外一方是一个年轻的律师,一个二十五岁的小伙子,他说读书很有趣,我就愿意天天读书。两人就签订了条约:由银行家提供一个住宅,让年轻人住进去,关在里面读书,不准离开一步,生活必需品完全由银行家供应,还派一个仆人来服侍他。读多长时间呢,读十五年。假如关在里面读满十五年,就能得到两百万卢布。条约签字生效。第二天,这个年轻的律师就住进去读书了,一开始他的读书可能跟现代有些年轻的朋友一样,读有趣的畅销书。但是慢慢地读书的口味就变了。他开始读散文,读剧本,读诗歌,然后读哲学,读宗教,读学术著作。最后当然就读经典了。很快到了第十五年,这个条约原来规定到某年某月某日的中午十二点到期。到了前一天的夜晚,银行家反悔了,他就趁着天黑,悄悄地从窗户里面爬进房子里去。那个年已四十的律师趴在书桌上睡着了,书桌上放着写给银行家的一封信。信中说,明天天一亮,我就离开。我不要你的两百万卢布,感谢你为我提供了一个这个么好的读书条件。这十五年我不用谋生,专心读书,读书让我了解了很多的知识,懂得了很多的道理,我的人生变得非常丰富,非常充实,很有意义。果然,第二天一早仆人就来报告说,律师自己离开了。故事就完了。
  这篇小说里写的读书就是我今天想要讲的读书,它不是带着任何功利目的的读书。读书不是为了多挣钱,不是为了升官,不是为了找更好的工作,这些都不是。读书为了什么?为了充实自己。换句话说,这里的读书,它不是工具,不是手段,它就是目的,读书就是人生的意义。这样的读书态度,中国人有没有呢?当然有的。《论语》中记载孔子的话,“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古人学习是为了自己,充实自己,不是学给人家看的,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读书。显然,在这个意义上的读书,最应该读的书就是经典。
  如何界定经典
  什么是经典呢?经典没有学科的界定,也没有国别的界定。中国,外国,文科,理科,都有经典。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就是经典,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就是经典。较晚产生的,像美国人蕾切尔·卡逊写的《寂静的春天》,也是经典。但是我今天要讲的不是这些经典。我要讲的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经典。我们首先要读好本民族的经典,原因就在于文化一定是民族的,离开了民族,就谈不上什么传统文化。中华民族在文化上有非常宽广的胸怀,我们愿意吸纳接收外来文化。但是在中华民族的发展过程中,本民族的文化一定是主流,一定是基础。
  现在都说要继承中华传统文化,到底指的是什么呢?文化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词,有人统计过,文化的定义有一百六十种。一个事物的定义达到了一百六十种,等于没定义了。所以什么叫文化,我们只能从其内涵谈起。对于中华传统文化而言,我觉得有三大类内涵。第一类是制度文化。古代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古代朝廷里面的衙门分六个部等,这是制度文化。制度文化是会过时的,它不是我们要继承的目标。第二类是器物文化。大到万里长城,小到博物馆里的一个玉器,一个青铜器。这些东西尽管美好,尽管有巨大的历史价值和文博价值,但是它的实用价值也过时了,说不上继承。所以当我们说继承传统文化的时候,它的具体对象一定是第三类,即观念文化。观念文化是没有物质形态的,它是意识形态,它是价值判断,它是我们现在经常用的一个词,叫正能量。观念文化的物质载体,当然就是书籍,就是经典。
  所以我们要读的经典,首先是本民族的经典。问题是中华文化的典籍浩如烟海,到底读什么呢?这个问题,如果是在美国大学的教室里提出来,答案就非常简单。老师马上就会说去看两本参考书。譬如耶鲁大学的布鲁姆教授写的《西方正典》。这本书介绍了西方文化的二十六个经典。他介绍得很清楚,很有权威性。假如嫌那本书太学院派了,也可以看另外一本书,也是美国人写的。这个作者叫大卫·丹比,他不是大学教授,他是一个媒体人。他写了一本书,就叫做《伟大的书》。《伟大的书》我愿意稍微介绍一下,这跟我们理解经典有关系。
  大卫·丹比,毕业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传媒专业。哥伦比亚大学是常青藤联盟之一,它的传媒学科则是全美第一。大卫·丹比就业之后的事业非常成功,成了一个著名的媒体人。30年后他突发奇想,他反思这样一个问题,当年我在哥大的传媒专业读书,学了那么多的课程,到底是哪一门课程对我后来的工作,乃至人生起了最大的作用?他发现对他起最大作用的并不是传媒专业的专业课,反而是一门通识教育课。所以他重返哥大,重修这门课。一年以后,他写了这本《伟大的书》,向大家介绍西方文化史上那些最重要的经典。
  可惜的是,在我们中国,还缺乏一本《东方正典》,或者《中国正典》,或者中国的《伟大的书》。为什么还没有这样的书?你们这些在大学文史哲任教的老师,为什么不写一本?不是我们不想写,是我们写不出来。因为写那样的书必须要有广阔的学术视野,有宽广的学术背景,你要兼通文史哲,甚至要兼通整个人文学科,你才可能有总揽全局的眼光。我们现在的大学培养出来的人,都是专科性质的,知识面都很窄,难以胜任这个任务。所以我们目前还没有一本现成的经典书目。 文化建设走过弯路2008至2012年,谢尔久科夫担任国防部长时曾大刀阔斧地推行军队改革,大幅压缩军官数量,俄军文化机构也遭到削减。2009年至2011年,俄罗斯全军关闭了200多家军官之家(由350家降至103家)、约1500家士兵俱乐部(削减50%)以及1500多家军事图书馆(削减67%)。到2012年,这些机构的数量仍在持续下降。据悉,俄罗斯军事历史博物馆、格列科夫军事艺术家创作室、俄联邦武装力量文化中心与俄军剧院均受到改革影响,许多军兵种、军区和舰队的歌舞团也被削减。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军官之家和士兵俱乐部是部队驻地方圆几公里范围内唯一的文化中心,为军官子女休闲活动提供场所,也能借此培养他们的创作能力。这些机构还能有效缓解随军家属的就业问题。因此,削减军官之家和士兵俱乐部等举措,对军人家庭、特别是边远地区的军人家庭来说,无疑是种打击。
  多举措复兴军队文化
  2012年11月绍伊古出任国防部长后,开始重新审视军队文化工作,重建遭裁撤的军官之家和士兵俱乐部等文化机构,并增设新的文化工作领导机构——国防部文化局,负责管理各军官之家、士兵俱乐部、军事博物馆、国防部图书馆和其他文化机构。该局主要工作包括制订文化基础设施发展计划,筹备国家层面的军事文化和爱国主义(教育)活动,提高军人总体文化水平,继承并发扬爱国主义传统。
  俄国防部文化局围绕提升俄军形象、活跃文艺创作氛围、丰富文化生活等主题,推出了系列活动。比如,组织开展全俄优秀军事宣传画评选活动,拉近民众与俄军的距离;组织“祖国军队——你眼中的俄罗斯武装力量形象”优秀宣传画评选活动,鼓励所有感兴趣的军人、文职人员及平民积极参与。由格列科夫军事艺术家创作室著名艺术家、武装力量文化中心专家、俄联邦艺术家联盟代表组成评委小组,选出最佳作品,并为获胜者颁发奖金。对此,有评论称,这样的评选活动不仅考验参赛者的审美能力,评选出的优秀作品也为爱国主义教育提供了素材。
  俄国防部文化局的另一动作是积极投身到征兵宣传活动中。比如,文化局曾为招募新兵专门录制说唱宣传片,局长亲自上阵拍摄,担任主演兼主唱,用年轻人喜欢的形式,自己填词,说唱了近3分钟。俄军高层希望用这种更加贴近年轻人的方式,唤起他们对军队生活的向往。
  俄国防部文化局还定期举办文艺活动。比如,定期举办“喀秋莎”全俄民间创作音乐节(歌曲大赛)、武装力量剧院节、全军“金鹰”大赛等,得到军地众多文艺工作者、部队官兵及家属的积极响应。对此,俄国防部指出,“金鹰”大赛等文化活动已成为俄军事文化复兴的象征。此外,俄国防部文化局还定期举办文化下基层活动,比如,组织亚历山德罗夫红旗歌舞团等文艺团体到边远地区、境外基地举行慰问演出。
  此次俄军进一步扩大营区军官之家网络,建立“青少年军”之家等举措,受到外界普遍关注。有评论称,这是绍伊古2012年11月接任国防部长以来,加强军队文化建设的又一重大举措。
  树立形象,赢得支持
  俄罗斯军事专家指出,军队文化和国家文化相互影响,不可分割。“为俄罗斯带来荣耀的人中,不乏知名文学家、旅行家、音乐家,而军人在其中占有更高比例。”俄罗斯国防部成立专门的文化领导机构符合时代精神,军队在国家文化建设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军队文化建设要与国家整体文化思路相适应。
  建设一支开放透明的军队,树立军队良好形象,赢得社会对军队建设的理解与支持,是俄国防部文化机构承担的重要使命。绍伊古指出,文化塑造人格,是爱国主义的基础,有助于增强当代军人的荣誉感。国防部文化局举办各项活动,能够搭建起军队与社会沟通联系的桥梁和纽带,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军队形象。
  绍伊古就任防长以来,不断调整俄军文化发展思路,在整合各文化机构的同时,也注重提供文化服务,这些做法给俄军带来丰厚回报。近年来,俄军士气高昂,在叙利亚战场上涌现不少英雄,社会形象得到大幅提升,适龄青年参军热情逐年高涨。这其中,文化工作、文化机构的贡献功不可没。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